单口相声艺人的醒木

 

单口相声艺人的醒木

作者:殷文硕

    单口相声里的中长篇节(俗称八大棍儿)来源于评书。它继承使用了评书中的三件小道具折扇、手绢、醒木。在这三件小道具中,醒木使用的次数最少,而它的内涵却比折扇、手绢丰富好多。

    醒木有什么用途呢?

    首先,它是艺人的“毕业证书”和“营业执照”。按传统规矩:在艺徒学习期满时,由师父把它连同折扇、手绢一起放在铺有红纸的托盘里,郑重地传给艺徒,作为“门户”(家门)  即承认他为专业演员的凭证。

    此外,艺人有时会遇到某些同行的“盘道”,也是以醒木为题的。

    提问者:“醒木一块为业,说书以作生涯,走遍江湖会名家,而今请问阁下?”
   
    被问者应回答:“此木始周祖,文武分龙虎,我辈上场用,其名曰醒木。”
   
    从这一段问答中,可以看出醒木的来历、用途及曲种渊源和社会职能。

    据前辈艺人介绍,醒木又叫作“醒目”,其用途主要是用来制造某种表演气氛,这和艺人关于单口相声表演特点的见解是一致的“讲故事、仿神情、指手划脚不消停,说至紧要关节处,拍案使人惊怔”。

    云游客所著的《江湖丛谈》里,也谈到了醒木。其文曰:

   “一块醒木上下分,上至君王下至臣,君王一块辖文武,文武一块管黎民,圣人一块管儒教,天师一块惊鬼神,僧家一块劝佛法,道家一块劝玄门,一块落在江湖手,流路八方劝世人,湖海朋友不供我,如要有艺论家门。”

    这段对醒木的介绍,除了等级、家门内容只外其中所提及的艺人对单口相声社会职能的见解,很值得注意。所谓“辖、管、惊”,指的当是某种权威;所谓“劝”,指的就该是宣传了。也可以视为某个宗教,某种思想,某个派别所作的职业宣传,说的都是醒木可以作为某种社会职能的象征。从艺人们的见解中,可知他们把自己列于君王、文武、圣人、天师之下;与僧、道(似乎还应包括儒)差不多。至少他们并不认为作宣传工具”是比“诵经传道”(也许还有“作文章“)低贱多少的职业。艺人们的这种见解不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从侧面反映了中国社会上的一种传统见解,即:艺术不该仅供娱乐,更应该是“劝善”的,或者干脆说,应该是“宣传工具”。

    一九八〇年我在河南开封,由相声老演员靳宝琏老师处(注),得到一块醒木,上面刻的诗词更值得研究。醒木两侧,一面刻的是:

    君撑龙胆凤翥妃,
    文握惊堂武虎威。
    戒规振壇僧道律,
    唤醒压方紧相随。

    另一面刻着:

    不驾鸾舆非紫帏,
    修论民词莫立麾。
    免朝雷音决东土,
    手持擎天驾海推。

    正面则是:
   
    次岁庚戌,贤契张傑垚笑纳
    侍生恩致存,恩柯拉图指正
   
    据靳宝琏老师介绍:那块醒木是清咸丰年间(1851--1861)的相声前辈艺人阿彦涛老先生传给恩绪,恩绪先生又传赠于张杰尧的。

    “庚戌”按干支推算应是清宣统二年(1910年)。但这块醒木的制成年代当然要在咸丰年间,那么这块配木至今要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

    在这块醒木上刻的诗文中,值得注意的至少有三点:

    一  龙胆、凤翥、惊堂、虎威、振坛、唤醒与《江湖丛谈》中所介绍醒木名谓,有同有异。只是多了一块医“压方”。依次代表皇帝、后妃、武将、僧道、医家药店的用具及寄托在这些用具中的职权,各算一块。最后名曰:唤醒,乃艺人所用,有职无权,故此,相声艺人算它为半块,在表演时,当众戏称为:“穷摔”!

    二  前六种职责均与决断黎民百姓的今生或来世之生死命远紧密相关,不可妄动,动则人命关天,惊动鬼神;相声艺人没有这么大权力,不过,相声艺人仍然自认为有“唤醒世人”的职责,这与醒木所刻诗文中的“修论民间”与“立麾”有某种相似之处。

    三  恩柯拉图(即恩绪)是侍生,即内廷供奉,相声艺人能进宫当差奉上,这是否是由于统治阶级对单口相声的艺术魅力和宣传威力之特殊重视呢?

    我们从围绕“醒木”的各种说法中应该 得到启示而去认真研究单口相声的艺术作用和社会职能。   

                           
(注) 相声老演员靳宝琏老师乃相声老艺人傅寿严之弟子,著名相声名艺人张杰尧先生之二门婿。据靳介绍:该“醒木”是张杰尧先生去世前,亲赠传于他,并讲述了其来历。 

(原载《中国曲艺论丛》第九辑,中国曲艺出版社)